• 上級媒體看臺前
  • 精準扶貧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首頁 > 經典風采 > 正文

    紀念先生百年誕辰 曹禺:人文北京的藝術標識
    作者:宋寶珍     來源:人民網   發布日期:2010-09-27 00:00:00   評論:0    點擊:

      一百年的歷史煙云,足以讓歲月褪色,卻讓曹禺的劇作屹立于當代舞臺,成為久演不衰、日久彌新的藝術形象;一百年的歷史積淀,濾去了很多光環,卻打磨了藝術偉人鉆石般的靈魂,映射出文化生命的恒久光芒。

      自新中國建立后,作為首都的文藝工作者,曹禺先生一直工作、生活在北京這個地方。北京之于曹禺,有說不盡的話題。

      慧眼與胸襟

      自1952年到1996年,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院長的職位上,曹禺恪盡職守44年。可以說,他大半生的心血奉獻給了這座劇院。在其一生所獲得的諸多榮譽中,他最看重北京人藝院長一職。這不僅是因為作為劇作家對于演出機構情有獨鐘,而且是因為這座藝術殿堂融會了他的喜怒哀樂,寄托了他的藝術夢想。盡管他所寫的成功劇作,如《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全都發表于解放前夕,但是,這些作品不斷散發的藝術魅力,卻是經由北京人藝的反復排演才逐漸錘煉、升華的。而曹禺解放后創作的戲劇,全部由北京人藝首演。

      建院之初,關于建設一座什么樣的劇院,曹禺與焦菊隱、歐陽山尊、趙起揚反復磋商,最后確定,要把北京人藝建成像莫斯科藝術劇院那樣的一流劇院。為此,他們以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劇體系為基礎,確立了現實主義戲劇的美學方向,注重人才培養,立志于創造具有“中國作風中國氣派”、符合現代精神的舞臺藝術風范。

      藝術家是最具個性和自尊的人,因此藝術管理是一門高深的學問,不僅要懂得藝術,還要知人善任。俗話說,“文人相輕”,在人才濟濟的北京人藝,曹禺卻以他對于藝術的忠誠和坦蕩襟懷,創造了“文人相親”的良好氛圍。劇院的同事們很少喊他官職,年長些的叫他“曹禺同志”,年輕者直呼他“曹頭兒”,待他如親近的鄰里。

      然而,沒有官架子的曹禺,卻因深諳藝術創造的真諦,創造性地將其藝術管理者的才能發揮到了極致。雖然有人說他膽小怕事,不敢得罪人,但是在藝術的是非取舍上,他卻做到了旗幟鮮明,主持正義。

      到了新時期,話劇在一時興盛后轉入危機,曹禺苦苦思索“社會問題劇”的問題所在,寫文章探討中國話劇的出路。上世紀80年代初,他應邀訪問美國,看到了外百老匯小劇場戲劇的勃興,心中暗喜。回到劇院之后,就開始支持北京人藝的小劇場戲劇實驗,《絕對信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臺的。對于年輕的藝術探索者,曹禺總是給予寬容和鼓勵,而對于某些沿用“文革”術語扣帽子、打棍子的批評家,他卻不肯屈從,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維護藝術的尊嚴。

      事實證明,曹禺的藝術眼光是獨到的,也是富有前瞻性的,經過劇院一代又一代藝術家們的不斷努力,新時期以后,北京人藝的藝術地位逐漸躍升,“焦菊隱——北京人藝演劇風格”成為學術研究的重要命題。而曹禺卻安然隱遁于榮耀的背后,仿佛忘記了自己身上的院長之職和為之付出的努力。

      性靈與品格

      沒有文化的劇院,不可能創造出有人文品格的藝術。

      曹禺重視培養藝術創造者的人文精神,更重視用藝術理論指導戲劇實踐。他說:“正確的理論,可以使我們頭腦清醒,把定方向,少走彎路,更可以使我們于浮躁多變的時潮中具有藝術卓識。”在曹禺指導下建立的劇院的藝術檔案庫,對每一項藝術創作活動及其相關資料,都進行了整理、歸納,現在這些資料正陸續出版,成為中國話劇藝術的寶貴財富。

      創造美的藝術的人,先要以美的品格滋養內心。曹禺鼓勵周圍的同事多讀書,他常說,眼高手低不是貶義詞,只有眼界高了,你才知道自己的手是低的。曹禺晚年因為創作不出理想的作品而異常痛苦,他在書信里一再譴責自己性情疏懶,實際上直到生命的最后時刻,他也沒有停止過閱讀。他一直想突破已有的成就,但種種原因使他寫不出新劇。他不想重復舊的創作模式,如果出不來更好的,他寧愿舍棄一般的。

      曹禺的文化精神,影響著北京人藝這樣一個創作集體。在北京人藝,每一位藝術家幾乎都有自己演戲之外的絕活,于是之的字、藍天野的畫、蘇民的詩在劇院傳為佳話。而曹禺直到晚年臥病在床,還孜孜不倦地練習書法。使得從北京人藝走出來的演職人員,總是顯得與眾不同,他們氣韻中總有那么一股“書卷氣”,總透著文化的“神兒”和藝術的“范兒”。

      當然,最能讓演藝人員受益的還是曹禺的戲劇。自1952年建院至今,北京人藝先后14次復排了曹禺的8部大戲,這其中就有《雷雨》、《日出》、《原野》、《蛻變》、《北京人》、《明朗的天》、《膽劍篇》、《王昭君》。曹禺的劇作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演員,劇中,那“金剛石般”擲地有聲的藝術語言,渾茫繁復的人性內涵,愛到極致、恨到殘酷的情感糾纏,還有戲劇情境所顯現的哲學意味,讓演員們在藝術創造中,體味著人的憧憬、人的困境、人的靈魂與生存意義。一個周樸園,讓鄭榕、顧威、楊立新不斷推敲,挖掘這一人物深藏在內部的靈魂;一個周萍,讓蘇民、濮存昕父子同悲,讓王斑感同身受,各自體會那無法言說的蒼涼況味;一個四鳳,讓胡宗溫、鄭天瑋、白薈三代演員黯然揮淚,以各自的心血演繹這一無辜少女的悲劇命運。

      好的戲劇因為注滿了人生的意味和深刻的內涵,總能吸引人們不斷地琢磨它、詮釋它。曹禺的戲劇也培養了北京人藝的多位導演藝術家,歐陽山尊、夏淳、顧威、任鳴、李六乙都先后導演過曹禺的戲劇,在各自的藝術追求的向度里,展示出各自不同的藝術趣味。

      魅力與影響

      一個有藝術影響力的劇院,一定會擁有一批保留劇目不斷翻演。建院之初,曹禺已經著手保留劇目建設。為此,他放眼文壇,開門延客,熱情地邀請老舍、郭沫若為劇院寫戲。

      上世紀50年代,老舍寫出了一個以民主選舉為題材的劇本,曹禺在讀了老舍劇本的第一幕后,就興奮得像個孩子似的大叫,這是經典!曹禺發現了第一幕具有的潛力,鼓勵老舍沿著這條線寫下去。在劇院眾多藝術家的共同努力下,這個叫做《茶館》的劇作,登上了首都劇場,一演而紅,聲名鵲起,被西方人稱為“東方舞臺上的奇跡”。當時,郭沫若也應邀為北京人藝創作劇本,他日理萬機,工作忙碌,《虎符》、《蔡文姬》來不及仔細推敲就交了稿,這些劇本經過舞臺藝術的打磨、加工,煥發出了耀眼的藝術魅力。郭沫若曾經感慨地說,北京人藝是將一座簡陋的茅屋,改造成了藝術的宮殿。而每有《蔡文姬》的演出,曹禺常常坐在側幕,如醉如癡地觀看,他在反復琢磨郭沫若對歷史題材的處理,為自己腹稿中的歷史劇尋找可資借鑒的方法。

      有一個時期,人們將北京人藝稱為“郭老曹劇院”,正是這三大劇作家的扛鼎之作,奠定了劇院保留劇目的文學基礎,支撐起了這座藝術殿堂的總體架構。作為一院之長的劇作家,曹禺無所顧慮地邀請其他人為劇院寫戲,毫無妒忌地稱贊別人的藝術成就,這是需要心胸和責任的。正是這種開放包容的藝術精神,成就了北京人藝不竭的藝術創造力。曹禺對于劇本文學質量和藝術效果的真知灼見,也為挑選劇本掌了法眼。

      曹禺是深愛劇院的,對于這里的一磚一瓦、一人一事,他都傾注了深厚的感情。1979年,《王昭君》上演之后,曹禺鄭重地托付藍天野幫他辦理一件事:準備一本大冊頁,請那些善寫、善畫的演職人員為他留下墨寶,“我想在我更老時,刻刻看到北京人藝老朋友們的筆跡”,“炊事員、服務員、舞臺和劇場各處工作人員都要留下筆跡”。或許正是曹禺這種對每一位藝術工作者不懷偏見的尊重與厚愛,潛移默化中,造就了平等、和諧的藝術空氣。

      曹禺之于北京人藝,有割舍不斷的情誼;而具有中國特色的戲劇藝術之于人文北京,則具有越來越重要的建設意義。本年度,北京市委市政府組織編制了《“人文北京”行動計劃》,旨在增強北京文化軟實力和國際競爭力。曹禺等幾代藝術家們所創造的一流的舞臺藝術,具有新的時代內涵,展示了當代人的精神風貌,不僅與這一行動計劃有著本質的聯系,而且作為一個藝術標識,昭示了現代都市不可或缺的文化魅力。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雷雨》——中國話劇舞臺永恒的經典
    下一篇:熊光楷閱讀領導人著作心得:加緊學習,抓住中心

    分享到: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中共臺前縣委宣傳部 臺前縣互聯網新聞中心 主辦
    電話:0393-2272722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15026000號-1
    違法違規和不良內容網絡游戲舉報電話:0393-2272722
    如需轉載本站新聞,請注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本站域名: www.rtetoz.tw 河南互聯網不良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專區

    臺前網官網微信
    网球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