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迎十九大·文脈頌中華
  • 精準扶貧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首頁 > 鳳臺文苑 > 正文

    站在黃河的金堤上南望,被臺前“撩”到
    作者:趙勇豪(山東聊城大學教授)   來源:   發布日期:2017-10-12 10:41:02   評論:0    點擊:

    有河就有橋、就有堤,后來認為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但每每想起不諳世事的青澀少年鼓足了勇氣向地理老師求證長江上有幾座著名的大橋這個問題時,我依然很是窘迫。

      黃河距我家鄉和讀書的縣城并不遠,但直到考了大學離鄉途經黃河大橋才親見這條舉世聞名的黃龍,震驚夾雜著失望是我當時全部的感受。這種突襲而來至巨大的與書本上的不一致認知幾令我懷疑刻苦求學的意義,但最終,省城與故鄉村落或縣城構成的新奇落差沖散了這種現在看來未必是壞事的主導情緒。當然,彼時的濟南也不洋氣,但于一個農村放羊的懵懂青年也綽綽有余了。

      以后的人生里,從不同的地方看過黃河,心情迥異,但對黃河感情日深。

      金堤是很形象的稱呼。萬里奔襲穿越黃土高原而來的黃河在魯豫的下游平原徹底成了懸河,主河道又衍生出來護衛河,河兩旁自然有堤壩高筑,遼闊的斜坡和平灘里點綴了石砌的防護臺和生態防護林,林間有鳥雀鳴唱嬉戲,蘆葦灘上有鷺雕滑翔捕食,慢坡牛羊,樹蔭老漢,四季里變幻著風景,時光在老漢的煙袋里明暗輪回,也裊裊升騰,大美。

      黃河流經河南、山東的部分地區,金堤是豫魯兩省人民齊心協力于境內河道兩岸修筑的束范河水的堤防。此堤防肇始于春秋,規模于戰國。至明代,隨著河工技術的提高,固堤防護已經細分為遙堤、縷堤、格堤、月堤四類,因地制宜,分段固筑,效果斐然。今天的黃河大堤其中河南蘭考縣東壩頭和封丘縣鵝灣以上段是在明清老堤基礎上加修的,已歷風雨500年;往下來是1855年黃河銅瓦廂決口改道后在民埝基礎上陸續修筑的,也有130多年的歷史。注釋:民埝指由沿河居民自費修筑以保護其村莊田產,因“人力之多寡不齊,財力之貧富不同,是以工程之高低厚薄,未能一律,及其河流沖刷,低者陷而高者亦陷,薄者潰而厚者亦潰”(張曜《光緒十二年九月奏折》);官堤亦稱大堤,指由沿河州縣公費修筑,或以古來金堤為基,或以捍衛城鎮為主,往往據黃河中流略遠以便行洪。兩岸勞動人民以其勤勞智慧總結出防護黃河決堤泛濫的“束水攻沙”“蓄清刷渾”“淤灘固堤”的方法堅固堤防、加固河槽。建國后60多年來,巨石砌成的堤壩高到了八九米,除了兩岸的臨黃堤,還新修繕加固了南北全堤、展寬區圍堤、東平湖圍堤、沁河堤和河口地區防洪堤等,再加上干支流防洪水庫的協助,懸河也安全,金堤很放心。

      與我鄉陽谷以金堤河南北的是河南臺前。第一次聽說臺前是因為我中學時一位來自臺前的同桌,男生。后來高中各奔東西,大學畢業又得續舊誼開始來來往往。他生性豁達豪爽,但守靜斂內的我并不反感,所以,在畏言河南及臺前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平和地保持著對豫省的緘默和蓄積著躬行探索的沖動。

      加拿大知名傳播學者麥克盧漢曾說,媒介是人體的延伸。的確,感謝自媒體,我在微信公眾號上認識了一眾河南臺前的朋友,期期近年篤篤邀約,今夏,終于相攜一幫友朋跨金堤河、臨黃河,聆聽親近臺前的大美。

      
      臺前三灣

      一天的日程滿滿,我理解朋友的情衷。

      我們在酷暑中看了張公藝百忍堂、將軍渡紀念館、八里廟治黃碑刻、朱莊桃李小鎮、徐堌堆龍山文化遺址、張莊引黃閘、夾河鄉盧莊農業生態園、許集綠色風情小鎮、華電光伏產業基地和后方鄉王樓魅力鄉村,一地悠遠的歷史和村戶鄰里現實中的生活在我們面前徐徐展開。在回來后的很長一段時間,我很多次在書房里坐下來試圖寫點什么,但腦海里那些原來認識、剛剛結識的朋友以及神往的臺前歷史人物不斷幻化眼前,也把帶回來的資料翻來翻去,但終究沒有頭緒。擱置許久的期間,臺前那邊組織的文化活動繽紛連呈,直到我從試圖比較壽張和臺前的想法中捕捉到那個關鍵詞“撩”。這段時間,我也確實被臺前撩得食不香夜不寐。肇起壽張的撩歸于臺前,也算是給臺前諸賢的交代了。

      一個文化坐標:黃河上和運河里的臺前


      現在看臺前,雖地屬河南省濮陽地區,但它三面與山東六縣(莘縣、陽谷、東平、梁山、鄆城、鄄城)接壤或隔河望,從濮陽地圖上看則更形象和直白,它像極了一個人的小腿連腳(范縣是大腿),硬生生地伸進山東聊城區域,而且,歷史上自戰國始臺前就是和陽谷壽張渾然一體,只是一條金堤河從中穿過,又自然地分開了兩地,然而,在生產、生活和民俗多方面審視,它們根本就是一個版塊,文化上同屬齊魯。所以,從這一點上理解目前臺前和陽谷(壽張)兩地共同的人文資源如蚩尤、百忍張公等就釋然了。

      黃河自范縣入臺前縣境,環抱臺前69千米;而金堤河則從臺前縣境北側逶迤入匯黃河,在臺前縣境內長達46千米。黃河與伴生的金堤河夾裹臺前,倘若往高處站,那便是一片河灘了。治黃不力的年代里,這里是黃泛第一站,這里人民的生產生活無不與黃河戚戚相關。

      黃河尊居中華母親河,幾千年的農業文明浩浩湯湯。智慧勤勞的中華兒女在與黃河三善(黃河的善淤、善決、善徙)的斗爭中凝練了“團結、務實、開拓、拼搏、奉獻”的精神,今天,在這個革命老區脫貧攻堅的新戰場上,處處可以感受到這種精神的力量。

      誠然,抗爭、打破,嘗試建立一個新世界很難。但,所謂困難,被困住了就難,但若掙破了,自然不難。

      在中國,結婚彩禮和婚宴操辦是人生大事,關涉臉面、門面,這是中國人比什么都重要的面子。改?殊難。但在臺前,全縣齊動員,硬是革舊俗、除陋習、倡新風、尚科學,折騰出一番新氣象,移風易俗樹文明鄉風走在了全國的前列。這是一場不輸于臺前以往歷史上的任何一次硬仗,沒有徹底的決心、滿滿的熱情、雷厲的行動和大無畏的精神就不可能打贏這場仗。縣委縣政府抓教育宣傳、出指導意見,鄉鎮村層層落實組織分工,直到村民自治,以倡議書、村喇叭、標語、板面、宣傳車、微信、微博、公益廣告等手段整合傳播。有系統設計,有制度保障,有踏實落地,有章法,有效果。臺前后方鄉民間媒人季瑞青曾在說服調停中無辜遭打,但她不畏縮、不言棄,終于革除陋習,普施新風。

      沒有私心,不圖名利,抬到哪里都是大理兒,是道,是精神!

      入土為安是百年大事,所以,在農村動祖墳似乎更難。

      2016年末,臺前爭取來了河南省唯一的國家能源局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批復總容量達100兆瓦的大型光伏扶貧項目,論證項目按“光伏+扶貧產業園”的模式運作,籍光伏發電、產業園建設和精準扶貧“三位一體化”,將全縣貧困戶全部納入扶貧范圍實現穩收增收,太大的一好事。但項目要落地,要騰出地方立樁、安裝,偌大的地盤上單是墳冢就是一項艱巨的任務,還有工期。侯廟鎮鎮書記形容他初聽時的感覺就是頭大如輪。不說工期和立樁的事兒,共涉及667座墳冢……70年前,臺前人犧牲小我小家助劉鄧大軍搶渡黃河的奉獻精神又一次激發出來,他們竟然在工期最緊張的時間里創造了全國奇跡……

      以不甘,以奮礪,以勇為……臺前人書寫了一個又一個的不可能。

      濮陽伸進山東的那只腳的“腳尖”處,京杭大運河擦尖兒而過。大運河在河南濮陽臺前段共有10余公里南從山東省東平十里鋪村流入,北從沙灣流入山東陽谷張秋鎮境內,流經臺前縣兩鄉10余村,由于交匯不羈的黃河,這一小段兒成了京杭大運河治理上最難、最關鍵的一段。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巖土文物與遺址研究所所長葛川表示,“千里運河難在臺前段,臺前段通則千里運河通,臺前段活則千里運河活”。京杭大運河在明清時承載了四五百年繁盛的商業文化,也成就了運河沿岸的商埠為中國富庶的商都大都。生活于斯的人們不可避免地要受到運河商業文化的影響,并且,當地人民以自身的包容、吸納也積極融入其中并構成運河文化的一部分。

      農業文明的黃河和商業文明的運河共同賦予了臺前人民篤實、勤勞、勇為、奮勵、包容、創新的精神,而這種精神又激勵著臺前人敢干、實干、大干、不蠻干,無論是在意識上還是行動上,多了前瞻,快了反應,近年臺前幾個大型扶貧項目的落地執行反復印證了這個道理。  

      一個為人榜樣:敦睦九世,百忍治家的張公藝

      “可以觀物情之變,可以挫奸邪之機,可以持刑賞之公,可以蓄威德之固。”

      ——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讀通鑒論》中評張公藝

      去臺前縣孫口鎮橋北張村拜謁以治家聞名的張公藝是朋友安排的第一站,張公藝可是以忍和儒學聞名黃河兩岸的大人物,備受歷代君王的褒揚和推崇。他出生地系唐代鄆州壽張古賢村,故有人文景點古賢橋,這座石拱橋比河北趙州橋稍晚幾十年,尊享“中華第二橋”當之無愧,建筑和文物價值不菲。資料顯示,張公藝生于北齊承光二年(公元578年),卒唐儀鳳元年(公元676年),歷北齊、北周、隋、唐四代,壽九十九歲。張公出大家,幼有成德之望,正德修身,禮讓齊家,立義和廣堂,制典則、設條教以戒子孫……據《張氏族譜》載:“蓋九世聚族同居,眷屬九百口,住房四百區,依然合產共爨,每旦鳴鼓會食,群座廣堂,髫髦未冠,列入別席,內外禮讓,上下仁和……”北齊文宣帝高洋于公元550年派東安王高永樂“詣宅旌表”,賜匾“雍睦海宗”;隋文帝楊堅于公元588年遣大使梁子恭“慰撫其門”,奉匾“孝友可師”;唐麟德二年(665年)高宗李治東封泰山經壽張又親臨其第訪賢,高宗問“所以能共居之故,張公書百余忍字以進,唐皇感涕,賜以縑帛”,后回宮御書“百忍義門”……

      
      


      張公藝九世同堂的故事在《舊唐書》和《資治通鑒》均有記載。唐以后的元明清直到民國,分別有戲曲和志典的反映,明時山東布政使史學更是臨邑重修張公墳墓,勒碑以追遠。在中國,張是大姓,是故以張公藝為源頭的“百忍堂”號很多就不足為怪了。但值得深思的是,為什么一個平民百姓在村子里能做到如斯的高度并得到歷代君王推崇?對當下熱火朝天的新農村建設有何啟示?




      張公藝的祠堂坐落在村外。我們到時恰逢一個高大方正的老人推著自行車走來,他一路微笑著和人打著招呼。這個老人叫張興柱,系張公藝第49世孫,73歲,身板硬朗,聲音洪亮。他介紹其先祖繪聲繪色,飽蘸感情。祠堂很小,轉幾個身的功夫就出來了,堂前立著幾塊碑,周圍地里的玉米已經齊人高,越發顯得祠堂孤零零,但鎮書記介紹說已有規劃擴建。熱熱鬧鬧中我看向張興柱,他不驚不喜,默默地收拾現場,鎖好門與我們辭別。從他的眼里我約略能捕捉張公藝的和儒哲學及對他們張氏后人的影響。

      張公藝敦睦九世、百忍流芳的故事被記入《24悌》,但從大眾認知層面,我覺得張公藝煮梨分湯(時唐高宗試探張公藝治家本領,便賜與兩個梨,張公藝命家人以石臼搗碎放入水缸,全家得嘗滋味)的大事件才最會讓人喋喋不休。那一曲百忍歌謠,忍孝治家、仁和睦鄰的思想蘊藉豐富,在治家、修身、忠孝、仁義等層面由理念到行為篤實可行,那么,“忍”歸于根就是“和”的哲學了,蔚然大體系,真不簡單!

      如張公藝這種家族模板于社會的影響非同一般,由家風到民風再到社會風氣,一個人的品牌價值無法估量。而這樣的一個個人物于國家是至關重要的。

      從文化根脈上看,中國是一個典型的農業社會,所以,不能脫離開農村農民枉談中國的改革和發展。而家庭、家族是社會的基本單元,傳統儒家文化也歷來注重家庭這個原點,認為治國先從治家始。尤其在農村基層,家族自律和家風涵育對鄉村自治和社會道德風尚的建設有舉足輕重的意義,雖然素來對鄉賢褒貶不一,但縱觀歷史,鄉賢對基層社會運轉的維系、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社會和諧的助益從未缺位,因此,國家在進行頂層設計和下貫推動時,應充分考慮和注重發揮宗族鄉紳的自治力量,讓大國治理和基層自治遙相呼應,相得益彰。

      一個農村樣本:篤實后方,競向臺前的王樓村

      后方鄉的王樓村是我們此次參觀訪問的最后一站。抵達時,幾近黃昏,太陽也不再那么霸道,漫步村道上、胡同里和農家院子,一天的汗流浹背過后,感受弱下來的溫度和放松的心境,竟是說不出的愜意。

      王樓真的很美。它的美不是那種刻意規劃設計出來的美,不是那種做作的乍看挺美,而是一種拙美,一種淳樸美。就像我們自己動手,折騰了一通,終于弄出了一個超出自己想象的境界。后方鄉的女書記說這就是他們自己想、自己動手做出來的,沒請誰來設計。

      我從小在村子里長大,記憶就徹底留在那里了。后來離開村子不管去了多遠,縈懷不去的總是這些東西。村頭的小河,橋頭坐滿了老人;村里的吃水井早上排滿了挑水的勞力,也有婦女和大孩子,這是也是全村信息發布的中心;大街上那棵敲大鑼的磨剪子戧菜刀的和說唱瞎子總是喜歡停腳的大樹下是永不謝幕的劇場,坐馬扎的老人、坐半頭磚嬉鬧的孩子、倚墻而立的閑勞力、拿著針線活兒的老太太和婦女、依偎臥地的狗兒……

      其實,這是一個村子最富生活氣息的底色。反觀現在的新農村,多了強制,少了自然,多了冷漠,少了溫情……城市的設置并不適合農村,農民也上不了樓去。

      當我心里端著我的“偏見”打量王樓村的土設計時,我被嚴重撩到,不得不贊嘆了。

      王樓村有兩處村民的精神寄養所。一處是真武大帝廟,廟前有百年古槐,石臺上、大樹下坐著三兩乘涼的老人和婦女孩子,樹上有不知什么時候掛的紅絲帶。另一個是清朝乾隆年間翰林院學士王遇泉的祠堂,王翰林以德孝仁厚聞名地方。在一個村子里,有儒有道,村風民風自然不同。

      


      王樓村有高新技術種植產業、相框加工產業和花卉苗木種植產業,或是自力更生或是精準扶貧的項目,產業車間送到村里田間地頭帶動脫貧……當然,不僅是王樓、不止是后方,一鄉一業、一村一品,產業精準扶貧,這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臺前縣率先探索出的新模式。

      
      美麗鄉村是后方鄉乃至臺前縣重塑王樓村的又一個內容。區位優勢有,文化底蘊有,也不乏題材,就看定位和特色了。

      走近王遇泉,領略翰林大學士的治學、修身、齊家處世之道,自然,以高賢名人儒家文化為原點,對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體系,凝識村規民約,自覺踐行,成淳樸民風。

      
      原汁原味的傳統民居,不妨打造成民俗風情文化的調子,民俗館、女紅坊……緊靠著生活,又不影響生活,這不是土掉渣兒,這叫接地氣。軍人老大爺的老宅院騰出兩間加固修葺,老炕老灶硬屋地,農具一擺,打上燈光,80多歲的老大爺往院門口一站,神韻物象齊活兒!

      
      全村轉下來,同行的兩位見過大世面的設計師對于街口轉角庭院小徑布景以及就地取材的想法和做法贊不絕口……





      鄉里書記說這叫“產業、文化、旅游三位一體”和“生態、生活、生產”三生融合發展,高!

      離開王樓將要上車的時候,女書記指著路邊一棟未完工的二層小樓說,一個月后這里將集中全臺前的小吃名吃,成就王樓的小吃市集,已經確定下來的有琉璃丸子、干嘣雞、香油果子、炸河馬、手工掛面、大燴菜、高樁饃饃、老胡辣湯、傳統糕點、地方醬菜,還有清河喬家、馬樓袁家、城關劉家、孫口李家、夾河崔家、吳壩六大特色燒雞。與我隨行者多吃貨,不待介紹完,紛紛急問,何時開吃。唉,繃了一整天的好節操在吃面前瞬時碎了一地。

      我雖然把那個日子狠狠地記在心里,月后朋友也誠摯相邀,但因事沒能成行,臺前的“撩”意于是更加強烈。不能自己的時候,免不了以意淫自慰,要是六種燒雞一一擺在面前,該怎樣下手才好呢?(木恪君攝影)

    責任編輯:程輝洋

    相關熱詞搜索:黃河

    上一篇:走 鋼 絲
    下一篇:老家的梧桐樹

    分享到: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中共臺前縣委宣傳部 臺前縣互聯網新聞中心 主辦
    電話:0393-2272722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09041826號-1
    違法違規和不良內容網絡游戲舉報電話:0393-2272722
    如需轉載本站新聞,請注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本站域名: www.rtetoz.tw 河南互聯網不良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專區

    臺前網官網微信
    网球王子